Light & Shadow

万圣节的前一天下了雪,早上起来的时候整个霍格沃茨都被雪掩埋了。礼堂近乎空无一人。今年万圣节格外冷,学生们都挤在糖霜包裹下的霍格莫德,三把扫帚人声鼎沸,几乎都是学生,也还有几位老师,埃尔文便是其中之一。

埃尔文·史密斯是霍格沃茨现任的变形术教师,所有现任教室中最年轻的一位,同时也是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和现任副校长。大家都说皮克西斯老校长随时都有可能退休,让埃尔文接管自己的职务,自己去享受剩余的人生。当然他现在做的工作也差不多和校长一样多了。

三把扫帚的门被打开,一股寒风夹着飞雪灌进了酒馆。一个栗褐色头发,蜜黄色皮肤——在英格兰少见的颜色——绿眼睛,有长长的睫毛和温婉的笑颜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穿着一件紫色的斗篷,向这边走来。

“Hi, dear.”她先向奈尔打招呼,拥抱了他,然后一边掸掉斗篷上的雪,一边向其他人问好。“你好,玛丽。路上不太滑吧?”埃尔文向她问好,米克也向她点头。“不太滑,还没开始结冰。”她一边说一边坐下,才看得出她的腹部微微隆起。奈尔无奈而温和地看着她,说“你也是非得出来。”罗默斯塔夫人走过来,“嗨,玛丽,要点新酿的蜂蜜酒吗?”“不胜感谢。”她笑着回答。

这时门又被推开了,走进来一群学生,为首的是利威尔。他用斯莱特林的文章遮住了半张脸,深色的围巾衬得人格外白。他双眼狭长,面部线条凌厉,几乎像一个亚洲人。他身后跟了蹦蹦跳跳的韩吉,安静的黎各和纳纳巴。埃尔文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像夕阳落在收割后的麦田上。他没有看埃尔文,而是埋下脸,坐在就近的一张桌子边。不过他显然是注意到了埃尔文,他微微抬眉,显出惊讶的神色。他坐着的时候埃尔文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头发鸦黑纯粹。

埃尔文收回目光,垂眸喝他的酒。米克一言不发地坐着,倚在椅背上,右手垂在一侧,左手把着桌上的杯子,望着生满霜花的窗棂,白茫茫一片。奈尔夫妇在和罗默斯塔聊天,无非是些琐事。埃尔文默默地听着,也不插话,一会喝酒,一会目光又落在利威尔身上,一会也看看窗棂。接近中午了,雪也渐渐小了,天上露出了太阳,雪折射了光,窗外明晃晃的。埃尔文正看着窗户,突然有什么白棕相间的毛茸茸的东西撞在了上面,米克一下子回过神来,喝了一口酒。埃尔文觉得它眼熟,又看了看酒馆内,它的主人显然没有注意到它,如果他没有认错这个东西的话。

“对不起,出去一下。”尽管没有参与谈话,他还是说。他穿过酒馆,很确信利威尔正看着他。他推门走进雪后的街道,一只雪白又杂着棕褐的猫头鹰瘫在地上。他拂开它身上的雪,它眨了眨眼,扑腾起来,两三下飞起来落在埃尔文的小臂上。

“Hi, Owl.”埃尔文轻轻弯起嘴角,笑着抚它。Owl并非指它品种,而是它的名字。它是一只叫Owl的猫头鹰。Owl亲昵地啄了啄他的手,埃尔文注意到它腿上捆的纸卷顶端写着ES两个字母。他回望酒馆,可是除了满窗的霜什么也看不到,但也只有一个人会用Owl给他送信。Owl又啄了一下他的手,像是在催促他。他取下了纸卷,Owl扑棱扑棱地飞走了。埃尔文打开卷得紧而好看的纸卷,上面写着:

Professor Smith:

Thanks for your gift. Happy Halloween.

 

埃尔文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一只黑猫溜了进来,轻轻地“喵”了一声,用前爪关上了门。埃尔文正在批改论文,抬起头来看他,“下午好,利威尔。”他没理他,径自走向壁炉边躺下,蜷起来。埃尔文看着它的尾圈过来,缩成一团。他的眼睛扫过他乌黑纯粹的皮毛和颈上一圈微不可察的白纹,无端生出抚摸他的皮毛的想法。

利威尔是在四年级的时候成为Animagus的,从此之后,他就很愿意变成猫在校园中行走,此时他才感到无拘无束。因为是猫,所以可以毫无理由也毫无顾忌地趴在埃尔文办公室中的壁炉边,或者看他思考的样子。

埃尔文批改论文的时候背挺得很直,正襟危坐。窗外的光透过玻璃投影下略带斑驳的影。阳光喜欢和它同色的东西,把埃尔文金色的发映得闪光。他垂下眼帘,注视着羊皮纸卷,左手微抚着额,右手修长的指间夹着羽毛笔,在纸上方悬停着,洁白的羽毛尾端微颤。有时他会停下来喝一口茶,然后看看蜷成一团的利威尔,觉得他好像睡着了,然后轻笑一下,继续写下去。其实利威尔没有睡着,只是想看看埃尔文那样笑一下,静谧的房间中交织这羽毛笔的沙沙声和火炉霹雳作响的声音,让人想永远停留下去。

利威尔其实也很想趴在埃尔文手边,看他像宝石一样闪着光的银蓝色虹膜,他喜欢在埃尔文的书架前徘徊,把爪子印在最底层的每一本书的书脊上,觉得埃尔文也曾一本一本的仔细用指节抚摸摩挲这些书的书脊。

“噔噔噔”有人敲门,利威尔警觉地站起来,转向门口。埃尔文说:“进来。”进来的是韩吉,正抱着一大摞书。“Professor Smith!谢谢你的书!”说着就把书放在了地上。利威尔突然意识到他从未主动借过埃尔文众多的藏书中任何一本来看,即使他在这里消耗了近乎所有课余时间,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他突然想看看韩吉借了些什么书,于是绕道书堆旁,看着这些书的书名。“诶?!教授,这只猫是你的吗?”韩吉蹲下来瞪着他,仿佛发现新大陆,“好聪明!”她赞叹道。她没有认出利威尔,没有任何人可以直接认出一只未登记的Animagus,不论他们了解这种魔法有多少。

利威尔一愣,可是埃尔文笑着回答说,“是我捡到不久的猫。”韩吉喃喃道:“可以摸一下吗?”可是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利威尔已经跳上了桌子,对埃尔文瞪着眼,凶狠地喵了一声。韩吉跳起来,“好凶!”埃尔文笑着没说话,用右手摸了摸利威尔柔软的皮毛,又亲昵地挠了挠他的耳根,他明显感觉利威尔先是一僵,然后放松下来,顺势趴在了桌子上,尾巴扫过光洁的桌面。韩吉赞叹道,“真是听话呢。”利威尔瞪了她一眼,她却只是笑着说,“教授我就不打扰了。”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利威尔闭上了眼,什么都没想,又在埃尔文手边蜷成一团。

 

利威尔是什么时候发展出呆在埃尔文的办公室,消耗他的课余时间的习惯的呢?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切都很正常,如同晨洒遍大海,风影栖居叶尖一样理所应当,或许只是从埃尔文叫他去指导论文开始的。其实利威尔刚进校的时候也曾像其他人一样呆在休息室中,斯莱特林那阴冷的湖底休息室,湖水折出幽绿的阑珊光影,即使有火炉,也仍旧让人不寒而栗。而利威尔从未喜欢过休息室,他几乎不喜欢一切公共的地方,包括图书馆。他也不想被迫与一些恶名昭著的校霸对峙,而这是一件常发生在公共场合的事,他在斯莱特林院内并没有什么朋友,但这也不代表利威尔怕他们,他只是不想给这个学院,埃尔文的学院,惹任何麻烦,这是从他见到埃尔文起便认定的。

那时他还在麻瓜孤儿院中,是一个初夏,太阳光很盛,那天他一个人在他的房间中,有人敲门,这是很少发生的一件事情,他在那里没有朋友,也没有人敢惹他。他说“进来”,然后就有人推门进来,他很高,利威尔不得不抬头看他金色的发与蓝色的眼睛。利威尔喜欢金色的东西,金色的东西不易蒙尘,这是他得出的结论,来人友好地笑着说,“你好,利威尔,我是来自霍格沃茨的教师埃尔文·史密斯,我代表霍格沃茨邀请您于今年九月一日到霍格沃茨魔法学院就读。”从来没有人如此以镇重而正式的方式与他说过话,而且所谓的魔法学院似乎也很奇怪,可是利威尔先问的是,“你知道我?”

埃尔文说,“我知道你有很强的魔法天赋。”他说这句话的语气肯定极了,像他从内心极度认定这件事,并且让人信服。利威尔沉默了一下,相信了埃尔文说的话,“你说魔法学院录取了我而你是一名教师?”埃尔文一笑,从他长长的斗篷中拿出魔杖,他轻轻一挥,杖间冒出一串烟火,又是一串兰花,花瓣像雪。他又一挥魔杖,说“我并非有意冒犯。”然后一个箱子从他的柜子中跳了出来,利威尔认出了那个箱子,那是他用来收集物品的箱子。他立刻说:“我没有偷任何东西。”“我知道你没有偷东西。”箱子中有东西跳了出来,那是枚金色的指环,是他的母亲留给他的,埃尔文拿起它,轻轻一点,指环变成了两个,利威尔瞪大了双眼。埃尔文又一挥魔杖,那一个变出来的指环又消失了。

“它去了哪里?”利威尔问道。埃尔文笑了,利威尔下意识地在包袋中搜索,摸到了那枚金色的指环。“你可以留着它。”埃尔文说。“现在如果你同意到霍格沃茨就读的话,那么请你收好你的东西,明天我会带你去购买所需的东西。”利威尔的眼睛中闪现出兴奋的神色,他几乎是笑了一下,然后几乎是立即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垂下头,埃尔文有清晰地看见他的发旋。“我没有钱。”声音是沮丧的——这些第一次见到利威尔时他所流露的神色和声音中的语调都是埃尔文珍贵的回忆,因为日后的利威尔鲜少流露出如此鲜明生活的神情。

埃尔文回答说,“学校会给你一笔钱,我也可以借给你一些钱。”利威尔想说,他不喜欢借钱,但是他没有这样说,他说“谢谢”声音很淡地,又藏着欣喜和也许算感动的成分。“我还会回这里吗?”他又说,埃尔文愣了,看着利威尔抬起的脸上明显的嫌恶,照理说他应该每年回到这里,除了——埃尔文想起了什么,虽然他认为利威尔不一定会同意,但他说,“你可以不,如果你真的不想。”利威尔点头,他没问他能去哪儿,除了孤儿院。

 

利威尔从没在变形术的课上睡过觉——他只在魔咒课和魔法史课上睡觉——他也会写完变形术的论文,这是一件在埃尔文的帮助下变得不那么困难的一件事,但他不愿意写其他课的论文,少数时候会写魔法史论文——在埃尔文空闲的时候。埃尔文的父亲曾是霍格沃茨的魔法史教师,现在退休了去环游世界,所以埃尔文对魔法史的研究仅次于变形术。利威尔在施咒方面天赋很强——这和他的魔杖木关系密切(*)——所以他从未有一科不及格,还会在变形术课上拿到O,他几乎不给学院扣分,应该说,只有一次。

利威尔正从埃尔文的办公室中走出来,他关上门,走向拐角,便有一群人围了上来,他们拿魔杖指着他,呲牙咧嘴地笑着。他们的体形大都是利威尔的两倍,将窄窄的走廊口堵死了。“噢,快看看谁来了!”“哟,这是谁的狗啊。”利威尔认出他们是高年级的学生,而尽量告诫自己不要理他们,他通常可以避开挑衅。他试图走开,但他们显然不会善罢甘休,“哟,是史密斯教授的狗啊。”利威尔咬着牙,攥紧了拳头“滚开”,他转过身,快步走开,但他们堵上来。这里离埃尔文的办公室很近,该死的,利威尔不想惹麻烦,更不想在埃尔文眼皮底下惹麻烦。他不断告诫自己,但要保持冷静太难了。

“那个狗屁史密斯哪里好了?一天四处晃悠,挂着副狗屁和蔼皮相,跟着皮秃头也像狗一样,不愧是一个德行……”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利威尔已经动了手,用麻瓜的打人方式。他一手折断了一个人的魔杖,另一手握拳砸向他的肋骨又用肘部狠狠撞上另一个人的腹部。要不是穿着长袍,他一定已经踢倒了一个,但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这只是在一瞬间,让他们连尖叫的时间也没有。另外几个人僵住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狠绝的打斗方式,不知如何动作。但利威尔停了下来,他听见了他此刻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埃尔文打开门,站在门口,他微微张着嘴,神色间有一丝焦急,似乎他正要叫利威尔的名字。但瞬间他的神色变得严肃,让人觉得他的焦急只是幻象而已。他眼前的情况不容任何辩解,他走出来,那几个还站着的学生说“史密斯教授好!”他没有看他们,他只盯着利威尔。利威尔的眼中有倔强和不甘。但他还是说,“斯莱特林扣十分。”声音很冷。利威尔几乎是立即转身,离开走廊,几乎是在跑,几乎有种难过得想哭的错觉。“你们把他们送到校医院。”埃尔文说,然后一言不发地回到办公室,关上门。

接下来到放假的一个月间,利威尔几乎在躲他,只在宿舍里呆,上课埋着头,而五年级大考将近,这也使利威尔有足够的理由一言不发地避开他,而埃尔文也确实非常忙碌,这都很正常,可利威尔连就业咨询也没有参加,这就很奇怪了。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学期结束放假时,利威尔才不得不面对他。因为利威尔没有地方可以去,他很多年没有回过孤儿院了,他的假期都是在埃尔文那里度过的。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看到埃尔文,也许只是单纯厌倦了见到他,而更有可能的是他对那件事真的很失望,觉得埃尔文严重误会了他。

利威尔带着箱子,箱子上放着笼子,笼子里只装着该死的埃尔文给他买的猫头鹰。利威尔坐在埃尔文的办公室里等他,期间用报复性的眼神盯着Owl。Owl先是在清理羽毛,把头埋到了翅膀底下,发现它的主人正盯着它的时候,它无辜地瞪着琥珀色的大眼睛看着他。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好奇地歪着头看他,又无辜地咕咕叫了几声,不知道利威尔的怒气从何而来。利威尔实在是没有办法在那样看这只猫头鹰了,心里觉得它太蠢了,就干脆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终于从近来的高压力中解脱出来,也竟就睡着了,睡得很浅,呼吸也不太是绵长而规律的。

“利威尔?”像是过了很久,有人摇他的肩膀,他猛地睁开眼,目光撞上埃尔文蓝得惊心动魄的眼睛,他以前从未发现这双眼这样蓝。他呼吸短短地一窒,立即低下头,“把你的手拿开。”可是埃尔文没有,“利威尔。”他又说。“什么?”利威尔很不耐烦地说。“你还在生气吗?”“生什么气?”利威尔反问,“别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可埃尔文确实很了解利威尔,他知道利威尔生的什么气,知道利威尔在想什么。“利威尔,那天我都听到了。”利威尔一颤,他以为埃尔文真的什么都不清楚。埃尔文继续说,“你真的不需要那么做。”利威尔把头别开,“我不是为你那样做的。”埃尔文摇摇头,“你心里很清楚的。”是的,利威尔心里很清楚,他是因为他们侮辱了埃尔文而动手的,他知道他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他只是不想承认而已,不想对埃尔文,甚至也不想对自己。“这没有你的事。”他轻声说。

“利威尔,你一定知道我是喜欢你的。”埃尔文说,声音低沉。利威尔一僵,转头看着埃尔文,眼中徘徊着不可理解的神情,埃尔文的眼睛很真诚,他几乎是笑了一下,然后直接伸手抱住了利威尔,“对不起。别生我的气了。”他抚摸利威尔的背,就像他抚摸猫的脊背,温柔而令人放松,想他身周都有魔法似的,驱散了一切不好的情绪。利威尔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他身周好闻的气味钻进了他的鼻子里,“我没生气。”他轻轻地说。

 

几年以后,利威尔也回到了霍格沃茨任教,埃尔文带他登上了一座塔,塔上有一张桌子,光洒在一本书和一支笔上。“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利威尔问。埃尔文笑着,像他一看到利威尔就掩不住笑意似的,“这是录取之书与录取之笔,只有足够强的魔法波动才能让录取之书打开,由录取之笔写上被录取者的名字。”“所以呢?”“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有幸跟随皮克西斯老校长来过一次,他允许我在这里呆一会。他走后,我看到了录取之书翻开,录取之笔写下一个名字的瞬间。这是一个万分难得的瞬间,有很多校长常来,但他们从未看到过这样的场景。”埃尔文看着利威尔,“它写下了‘利威尔·阿克曼’这个名字。从那时起我便止不住地好奇那会是一个怎样的人,直到我终于见到他。”利威尔愣着,不知道该怎样答复,“然后你就放弃了所有机会,留在这里任教?”埃尔文摇了摇头说,“我想我只是抓住了最宝贵而不可替代的机会而已。”

FIN

*团兵两人的魔杖木见这里    杖芯见这里

评论(2)
热度(9)

© UnicornSilver2439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