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莉森:李莉什么时候来跟我玩游戏啊?
(一) 哥姐妹粉自愈产物,全是瞎说 哥姐·我文学 我常常不相信一见钟情,这对于我这种多疑又多虑的人来说,太不现实了;可是我的哥哥姐姐,就是一对典型的一眼情侣——我哥说他在四食吃早饭的时候一眼看见我姐,我姐正把耳机从耳朵边上扯下来,耳机线中段缠成一个不太雅观的大结,我姐那时候还是一头浅黄浅黄的头发(虽然我哥执意要说是帅金色,我没理他),软蓬蓬地堆着;他就看着我姐带着一种率真的武断把那团凌乱的耳机线塞到卫衣口袋里,软蓬蓬的顶着呆毛的头发也有这种率真的武断,哎不对,是柔软的粗鲁——你懂我什么意思吧,我哥看着我说。 我心想,完蛋啊,这跟亨伯特和他的性感少女有什么... 2018 - 12 - 14 1
cliché 年代感测试量表 阿莉森不是第一次从留言板的便签上看到这个女孩的留言了。 这次她笔迹混乱,语言混乱—— “我在末班地铁上睡着了,我怎么会睡着呢,我根本没有睡着,我清醒着呢,我听见转弯的时候轮子和轨道摩擦的惨厉叫声,有个小孩子指着我的维尼熊笑得很大声,唉不对,末班地铁上怎么会有外国小朋友呢?说到底,末班地铁又是什么鬼东西呢。管他是个什么东西,反正我知道我睡过去了,直到终点站,没有人来招呼我,我就好像是被自己推着下了地铁,我去找自行车想骑回去,拿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方框把一个黑漆漆的方块往里面塞,活像什么预载失败的特效,我手上那个东西绝望地跳出车已损坏,不能使用的字样,我简直要晕... 2018 - 12 - 07 2 4
[PWP] 03 私货非常多的速打。懒得排这个版面了,BGM。 颜色颜色颜色 昨天下午喝了黄金咖啡 睡不着 我看见眼睛前面拉起一条莹白荧白的线我一扯上眼皮子,下面高低起伏的蓝色信号条就颠颠簸簸地被拉扯到底边,我下半身昏沉沉,半条手臂压麻了,脚底板冰凉冰凉都无力移动;但是我的天灵盖儿活泼得像是要飞升,我上眼皮子使劲拽着卷帘门,白色条子上方的紫色信号条却像木棍似的拄在那里撑着,坚定得边缘清晰,担得起一句“完美刚体”。 我没什么想法,天灵盖有想法,扔了颗球在信号条上玩高低弹跳,我看着球在1上边... 2018 - 11 - 22 12 6
[PWP] 02 段首PS. 啊啊啊啊让我尖叫!请向下戳“金橘红木”tag看绝美PWP02插图 BGM- Deleting pwp也要努力成为pwp 记住这个 ↑ 就够了。 A lot of us deny That the sun is a knife That the sea is poison A lot of us want to live* 欲望有没有特定的生长方式? 对文子青来说,他最sentimental的时刻都是视觉的,看见凌晨的Pink and purple glow,他就只想朝天际线坠崖,打... 2018 - 10 - 21 2 3
[PWP] 01 不听很亏的 BGM 不是你想的那个pwp 设定上来说,地球是中文语系的,火星是英文语系的。 -On awakened paths On roads spread out On overflowing squares I write your name* 交换的第一年整,文子青没顾得上回地球,跟着导师在数据里面上上下下,一天24小时都不会开一次口,嗓子快要生锈。 此时几秒以外大家都已经陷入了一种热烘烘,软扑扑的,节日与假期混合的气氛——阿莉森只差没把整个店变成一个雪地里的大蛋糕,里面又暖又甜,雪花片子一进去就化成水,跟红糖芝麻... 2018 - 10 - 04 4 2
简介不让换行了 2 我是阿莉森 啥都想写,啥都想玩 生气产出,形式多变 日常逗比,废话装逼 和Li @Lithium_ion 一起沉迷打游戏原创 //↑↑↑点击收看 ☆简介不让换行了☆ 搞异坤(异坤是真的),洁癖超重,其他还搞好一些一人圈。 没有产出,坑品很差,保证会写完的长篇只有金橘红木。 远离逗比CC 2019,你会更快乐。 还有,能别为了看我那点破烂旧文就点关注然后看完取关吗?请随便找一篇戳下面的“残念。”tag关注一下看文,看完取关也行。 2018 - 09 - 22 3
2018 - 09 - 14 5
三次他们谈崩以及一次他们没有 BGM- How Much 儿子们的未(吵)来(架)篇 七夕快乐呀 @Lithium_ion 火星的边界红得要烧起来,即使人类曾经花了很多时间来布置穹顶和大气,对这颗星球来说仍然无济于事。一到黄昏就虚幻得焦灼,人造海也不够深邃,水汽蒸上来,红通通一锅火锅,魔幻高楼是冻成长条的冰棒,只等煮成夹都夹不起来的耗儿鱼。 为什么不烫秋葵下去呢? 这时候文子青往工读宿舍的外面望,双眼酸胀什么都不真切,想的就是这么一件事。 他出发去火星之前五天左右,城里面意外而冷得彻骨;爱丽森拿出古早封种的中国东西在阳台上成熟了,跟李莉一起... 2018 - 08 - 17 7 4
[楚路] 黄金时段的幽灵 #6 #7本来是主线,但是卡死在一半了,回看起来觉得全文人物崩塌,也就这样啦,没缘分啊,那就一起来吧 那这就是最后了 正文以下 可两个人都有点没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不管他们有没有想清楚,那天的后续还是展开了。当他第三天在图书馆里碰见楚子航时,他还是没能把这篇故事琢磨出个名堂。 楚子航递给他的书是王道乾先生的译笔,王老先生敢情是好,可他也是块玻璃,跟杜拉斯一起,就让人摸不清深浅了。 楚子航连着好几天在他对面,不一定是看书,很多时候也在写作业。路明非没有借书回去他是知道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拿回去了也不会看,不如在学... 2018 - 07 - 25 5 32
[09:00/路明非生贺组] Can't Stand the Rain 下 “他用手掌把她的肩头托起来,一个美丽的山包,看上去真美,真令人满足;他不想再要别的什么了。” 2018 - 07 - 17 5 127
[09:00/路明非生贺组] Can't Stand the Rain 上 这里是 BGM- Can't Stand The Rain 只是想让大傻回他身边... 路总生日快乐!世界最棒的路总 加粗字可以感受一下? 正文以下 “我们在一片冰原上找到你。” 他醒来的时候觉得周身酸痛,又动弹不得,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 他确实经历了一场大战,他冲撞上神,毫无胜算又义无反顾。那他又为什么会活着在这里?眼前的人又是什么情况? ——眼前的人两手搭在他肩膀上,微微弯腰来与他平视,松鼠一样的,好奇的眼睛,对着他好像对着新鲜的松果。 欣喜却又陌生的。 “你醒啦?” “路明非?”他怎么找到他... 2018 - 07 - 17 2 151
临潭一饮 阮籍好可爱啊 王戎也是 就只有嵇康是棵面无喜愠的大竹子 又叫 声无哀乐论有感 嵇、阮二人与山涛、刘伶在竹林中约见,当日林边有一弯黛蓄膏淳的潭,潭口水瀑激越,玎玲作响。王戎迟来,阮籍正倚在石潭边上,第一个瞧见伐竹取道而来的人,手里酒觞也照着潭的样子画一个大弯,“呔”地一声按砸在潭边上。 “这里又来了个败兴的俗物。”阮籍如是说。 王戎多见此景,且也是有不比常人的气量,此刻波澜不兴地笑出来,“你们这帮人的意兴也是能败坏的吗?” 当然是不能的,背朝王戎的嵇康甚至没有转身,倒是从刘伶那里捞过酒器,顾自给王戎斟酒,他自己这会儿是只知道泉香而酒洌的,因此... 2018 - 07 - 10 3 13
 

© QuestWitch564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