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莉森,头像是假。
[PWP] 01 不听很亏的 BGM 不是你想的那个pwp 设定上来说,地球是中文语系的,火星是英文语系的。 -On awakened paths On roads spread out On overflowing squares I write your name* 交换的第一年整,文子青没顾得上回地球,跟着导师在数据里面上上下下,一天24小时都不会开一次口,嗓子快要生锈。 此时几秒以外大家都已经陷入了一种热烘烘,软扑扑的,节日与假期混合的气氛——阿莉森只差没把整个店变成一个雪地里的大蛋糕,里面又暖又甜,雪花片子一进去就化成水,跟红糖芝麻 2018 - 10 - 04 4 2
简介不让换行了 2 我是阿莉森啥都想写,啥都想玩生气产出,形式多变日常逗比,废话很多 和Li @Lithium_ion 一起沉迷打游戏原创//↑↑↑点击收看 ☆简介不让换行了☆ 构思年终Game Annual,有想剪的片子,搞了RPS;除了是个(洁癖很重的)冰淇淋,就全站北极点一人圈。没有产出,坑品很差,保证会写完的长篇只有金橘红木。 逗比不是一个形容词;合集里面代表图片的亮蓝黑边小框框好丑。 2018 - 09 - 22 2
2018 - 09 - 14 5
三次他们谈崩以及一次他们没有 BGM- How Much 儿子们的未(吵)来(架)篇 七夕快乐呀 @Lithium_ion 火星的边界红得要烧起来,即使人类曾经花了很多时间来布置穹顶和大气,对这颗星球来说仍然无济于事。一到黄昏就虚幻得焦灼,人造海也不够深邃,水汽蒸上来,红通通一锅火锅,魔幻高楼是冻成长条的冰棒,只等煮成夹都夹不起来的耗儿鱼。 为什么不烫秋葵下去呢? 这时候文子青往工读宿舍的外面望,双眼酸胀什么都不真切,想的就是这么一件事。 他出发去火星之前五天左右,城里面意外而冷得彻骨;爱丽森拿出古早封种的中国东西在阳台上成熟了,跟李莉一起... 2018 - 08 - 17 7 4
[楚路] 黄金时段的幽灵 #6 #7本来是主线,但是卡死在一半了,回看起来觉得全文人物崩塌,也就这样啦,没缘分啊,那就一起来吧 那这就是最后了 正文以下 可两个人都有点没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不管他们有没有想清楚,那天的后续还是展开了。当他第三天在图书馆里碰见楚子航时,他还是没能把这篇故事琢磨出个名堂。 楚子航递给他的书是王道乾先生的译笔,王老先生敢情是好,可他也是块玻璃,跟杜拉斯一起,就让人摸不清深浅了。 楚子航连着好几天在他对面,不一定是看书,很多时候也在写作业。路明非没有借书回去他是知道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拿回去了也不会看,不如在学... 2018 - 07 - 25 5 32
[09:00/路明非生贺组] Can't Stand the Rain 下 “他用手掌把她的肩头托起来,一个美丽的山包,看上去真美,真令人满足;他不想再要别的什么了。” ... 2018 - 07 - 17 5 127
[09:00/路明非生贺组] Can't Stand the Rain 上 这里是 BGM- Can't Stand The Rain 只是想让大傻回他身边... 路总生日快乐!世界最棒的路总 加粗字可以感受一下? 正文以下 “我们在一片冰原上找到你。” 他醒来的时候觉得周身酸痛,又动弹不得,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 他确实经历了一场大战,他冲撞上神,毫无胜算又义无反顾。那他又为什么会活着在这里?眼前的人又是什么情况? ——眼前的人两手搭在他肩膀上,微微弯腰来与他平视,松鼠一样的,好奇的眼睛,对着他好像对着新鲜的松果。 欣喜却又陌生的。 “你醒啦?” “路明非?”他怎么找到他... 2018 - 07 - 17 2 149
临潭一饮 阮籍好可爱啊 王戎也是 就只有嵇康是棵面无喜愠的大竹子 又叫 声无哀乐论有感 嵇、阮二人与山涛、刘伶在竹林中约见,当日林边有一弯黛蓄膏淳的潭,潭口水瀑激越,玎玲作响。王戎迟来,阮籍正倚在石潭边上,第一个瞧见伐竹取道而来的人,手里酒觞也照着潭的样子画一个大弯,“呔”地一声按砸在潭边上。 “这里又来了个败兴的俗物。”阮籍如是说。 王戎多见此景,且也是有不比常人的气量,此刻波澜不兴地笑出来,“你们这帮人的意兴也是能败坏的吗?” 当然是不能的,背朝王戎的嵇康甚至没有转身,倒是从刘伶那里捞过酒器,顾自给王戎斟酒,他自己这会儿是只知道泉香而酒洌的,因此... 2018 - 07 - 10 3 10
[楚路] 黄金时段的幽灵 #5 过渡 假意BGM 正文以下 他终于能够呼吸了。 他没再去管什么会,照例说他应当再守一会儿会场的大门。但他早就没这个心情了,直接坐公交回了他那个小小的单间。听说他要当狗仔之后叔叔婶婶就没给他好脸色看,他能带出来的也就只有那台老电脑,和那台没人要了的老风扇。 他进单元门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所谓黑透了并不是真的黑,这座城市的夜光工程闻名遐迩,天边有时会泛起橙红色的光,真的就好像永不得休憩。夜晚的真正意义在于气温开始变凉,和面馆家常菜馆的歇业。 周围除了热火朝天的一众烧烤摊子和串串香大排档香烟缭绕,厨房里大锅里火窜得比人还高... 2018 - 07 - 01 4 30
[楚路] 黄金时段的幽灵 #4 什么月度最后一更 为了丢完跑路食言了 这是一个不可信的人 正文以下 路明非说不出话,他只是想,这条路怎么这么长,好像永不终结。 ——他出不去了。 再怎么永不终结的绵长感动变成了回忆都只能是无限加倍的漫长折磨,但此刻它们又来势汹汹,厉害得很。他脑子里荡着楚子航那句“你看起来也很难过”,带来的热气直往天灵盖上冲。他要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那个挂在他脖子上的黑家伙抵着他的腹部,上面那张带着夜色味道的照片的预览才刚刚暗下去。照片里面眉和眼都有些模糊,他也一团乱麻什么都不清楚。他蹲在这里一会,又冷静不下来,一时间楼梯间里充... 2018 - 06 - 20 2 39
[楚路] 黄金时段的幽灵 #3 热圈惶恐症 月度最后一更 正文以下 ——他以为他跟那些人一样,甚至可能冷冰冰的更甚,没想到他还有这样一颗凡夫俗子的心,都让他不感觉到遥不可及了。 他说着想要一探究竟,却也没这个贼胆,他只是有时候路过球场,看见楚子航一个漂亮的上篮,队友要和他击掌,他也就举起手,他不会主动击掌,更不会面带微笑。 那他的担心又怎么回事?我看起来有那么不稳吗?他要是看到我平时在挂在天台边上晃腿是不是要吓得昏过去?在他心里楚子航可能是有那么一点怕高和胆小的。因为这点怕高和胆小而不再是无所不能,渐渐显得有趣起来。 被夜色包裹的时候他危险的摇摇欲... 2018 - 06 - 09 10 50
[楚路] 黄金时段的幽灵 #2 楚大傻竟然真的回来了! 虽然这么呆滞的样子是真·楚大傻了 不说他傻都对不起江南说他有麋鹿似的眼睛 你们两个没事打什么枕头大战哦 前言与文无关 那么楚路女孩过年的今天可以双更之 正文以下 怎么可能是那个幽灵。 “鹿芒,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恺撒皱起眉,这个人真的不好沟通,让他心里烦躁的很——他不擅长对付这种面无表情又没有反应的人——也不能算是没有反应,其实他只是说话一针见血,因此言简意赅,而且软硬不吃,让恺撒头疼得要死。 ——要是他像他爸爸一点多好,至少有生意人基本的礼仪美德,也... 2018 - 06 - 01 4 43
 

© QuestWitch564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