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Day +评

小谳终于敲完了呢!原文链接:One Day


然后放一放第二篇(谳不愿开Lofter真没办法啊……)

ξ

第二波婚礼的浪潮到来了,微微泛黄的羊皮纸请柬带着浓烈而不可抗拒的复古意味到来,在封口处用紫色的泥章封一个缎带系的蝴蝶结,带着某种炫耀的意思,让人心生出莫名的恼火或是无端想笑的冲动。

第一波浪潮早在战争结束后。数以千计的幸存下来的人带着为战争所扰乱的心和从爵士乐时代所留存下来的罗曼蒂克式的冲动奔向婚礼的殿堂,但多是极为简陋和直接的,并无多少可留恋的意味——或许大部分人最后发现他们并不适合彼此,然后以一种怪异而尴尬的方式分开。

但不管怎么说,第二波浪潮是最笃定而带着一去不复返的意味和最庄重,最盛大的了。请柬在几周之中像洪波一样砸在门前台阶上,让人多少喘不过气来。Levi以各种理由回绝过各式各样的请柬。 而这天,他又收到了一张请柬,皱巴巴的,像是被揉成纸团后又硬生生地被展开,压平,留下被蹂躏过的模样而没有任何装饰,像普通的信件。

但Levi无法拒绝——这是Hanji和Mick的婚礼请柬。

Levi深吸一口气,按照指定的时间向着指定的地点出发。道路一反既往地堵塞,使得Levi更有了些进退维谷。他瞥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请柬——“邀请Mr. Levi携伴侣”。他不屑地摇了摇头,心想那个臭四眼什么时候也变得可以这么文绉绉了,而后心头一紧,又强迫自己定下神来。只是战友,他固执地对自己说。只是战友。

Levi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简直震惊了。树林,到处只是遮天蔽日的葱翠树林。他有些眩晕,像是回到了那场旷日持久而惨烈的战役。他在入口处找到了一张地图,翻到背面,竟是Hanji的字迹。“Levi加油!我们的人类最强一定要第一个到,慢过Erwin就算放水哦~”Levi看到那个名字,手不由地攥紧了薄薄的一张羊皮纸,纸张被扭曲,变形,留下了用力过度的痕迹。

不出所料,Levi第一个从森林里穿越出来,快得不可思议。Hanji在一路上没少放陷阱——除了泥水塘,其他都齐了。可Levi看起来从容不迫,衣服没有凌乱,黑发也还好,只是有些急促而刻意遏制的呼吸声将将他心境和情绪的波动体现了出来。这样在战场上会死吧,Levi这样自嘲,不可遏止的回想起Erwin的话语,勉勉强强地镇定下自己的情绪。

“Levi士兵长,您到得真早。”是莫布里特,带着一脸惊讶小跑过来。吃惊也不怪他,因为Levi甚至快过那些取道小径,免于穿越丛林的“伴侣们”。

Levi看到当年的战友,说:“这么多年了你还来给Hanji打杂啊。”莫布里特笑了笑,点点头。Levi又接着说:“战争早完了,你还加什么称谓。”莫布里特又笑了笑,心知兵长还是改不了当年的脾气,连一身与婚礼格格不入的军服也还是整齐得让人抓狂,这样说,兵长还真是一个怀旧的人啊,莫布里特暗暗地想。

“既然来了,我就领您去教堂坐坐吧。”莫布里特接着说,见Levi点了点头,便领着他向教堂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今天请到的都是老战友,连伴郎伴娘都是。”是佩特拉和奥鲁欧吧,Levi心知肚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着他走。

教堂历经岁月,磨蚀的四壁发出淡淡的霉味,银色的蛛丝轻柔地从教堂顶壁飘荡下来,每一层尘土中都藏着这个地方的一段历史。虽然Levi有洁癖,可还是不住地喜欢上这种感觉,古老的阳光以古老的角度从前方的彩色玻璃间透下来,纤毫毕现,伸出自己的触手,弥散在空气中,简直有些动人。连阳光也是金色的么?连阳光也是如此偏心,真是……可恶……

Levi在教堂中,竟陷入了睡眠,竟错过了Eren和Mikasa等旧时的小兵们,还有埃尔德等旧部们的入场,他们显然都是穿越丛林,有些狼狈,却又都很开心的。当然还有Erwin·Smith,不,应当说是“Erwin·Smith携伴侣”。

还好Levi没有错过ceremony,没有错过Hanji的一脸丰富和Mick一脸无奈有乐在其中的神色,流露出来的一丝宠溺简直要闪瞎Levi的眼。由于一直坐在前排,Levi根本没有注意到来了什么人,直到婚礼结束,都一个人独坐。

“Levi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啊!”Hanji疯疯癫癫地跑来抱Levi,好像一点都没变。穿上婚纱的女人哪里好看了……Hanji不还是这摸样?Levi暗暗地无奈。可他还是冷冷地说:“快放开我,又不是死了。”因为他仍旧受不起Hanji的拥抱。“哈!Levi这几年怎么样啊?”Hanji放开了他。

“很好。”Levi即使是面着Hanji也不能说这几年的身心煎熬(当然Erwin就更不能了),佯装轻松。“是吗?”Hanji一脸怀疑,又掺了点八卦的架势,“看你连个女孩也不找……”她突然低下声来,“话说,你看到Erwin……”Levi如剑般凌厉的目光落在Hanji身上,可她还是坚持着把话说了下去,“和他的女朋友没有?真漂亮啊。”Levi简直恨透了Hanji这种毫无心机却意外地直率而伤人的话,强压下揍她一顿的冲动,只丢下一句,“没有,睡着了。”便起身向教堂外走去,也不理Hanji。Hanji慌忙地想跟上,却意外地被另一群人围住,不得脱身。

在Hanji缠住Levi的时候,Erwin正和Mick在外面的草坪上谈话。

“恭喜你终于结婚了,和Hanji好好过啊。”Erwin淡淡地笑着,七分正式又三分玩笑地说。Mick这次则笑得开朗一些,也问Erwin:“你也快了吧?”目光落在独自静静地候在不远处的黑发女子。Erwin还是淡淡地笑着,点了点头。Mick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神色不大自然地凑过来,“今天你看到过Levi了没有?”Erwin没有太大的反应,简单地答道:“看到了,老样子。”“回去和他聊聊吗?一会儿?”“可能。”Erwin答得敷衍。Mick重新审视起这位旧日的上司,也是老友,突然觉得,他仍旧笔挺的军装下的心,也不再是那颗战争中冷漠无情的心了。即使那两人仍旧默契,默契的像是有事先告知,才会选择一样庄重的军服,一样庄重的过去。

 

Levi和Erwin的相遇是在大约一小时后,傍晚的清风拂了绿茵茵的草地在那里彳亍的Levi感到初夏风的凉意,一片叶飘落到他的发顶,顿了顿,又落到草地上,显得孤零零地单薄。风吹的?Levi有些恍惚,转过身去,如果知道转身会面对可怕的东西,他可能还会犹豫一下,可是他并不知道,于是转过了身。“Erwin。”几乎是脱口而出地,又带着点儿惊异,想制止都来不及。近在咫尺的人这样笑着,那种Levi很熟悉的笑,把他镇住了——Erwin笑得即使是像赫蕾丝酒那样淡,到Levi那里也和里奥哈葡萄酒那样浓烈了。

“Levi,别来无恙。”Erwin轻轻地说,蓝色的眼睛与Levi灰绿色的眼睛对视着——简直是可以看得见的诚恳。“都做了些什么?”Erwin这样问道。都做了些什么?还能做什么呢?Levi暗暗地想着。当他意识到时,他已经和Erwin一同彳亍在柔软的草地上了。“就那样。”一贯的不咸不淡的回答,乏味的,像直饮水,装在塑料瓶里的那种——也难怪他是生活原本就乏善可陈。

“Hanji没告诉我这里的主题会是展望未来啊。”Levi说出这句话,连自己都吃了一惊。他抬头看Erwin,看到的是重影穿着军服的,过去的他,现在的他,那么像,又那么不同。等等,是军服。Levi暗暗吃惊,他以为来参加婚礼的人中,只有他穿着与现实格格不入而显得过分老旧的军服。“这样挺好的。”Erwin说挺好的?Levi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这是指什么?Levi顿时觉得他的思维变得迟钝了。是指人们所说的么?Erwin和Levi,Levi和Erwin,不是挺好吗?绝妙的搭档,一直都是。

Erwin看出Levi的思维没有在对话中,索性不再说话。Levi没变,还是那样,长相没变,性格也没变,连一切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小细节都没有变,比如现在——眼睛里藏不住东西,不知所措的时候不会有表情变化,但会微微往左偏头。风毫无目的地漫游着,一下向西,一下向北,像风浪中的船,有点挠人心烦,又有点俏皮,却更像漫步目的两人的心境。

“去林子里走走吧。”Erwin望着远山,而没有看Levi,就这样说。山倒映在海蓝的眸子里,天,森林也映了进去,好像什么都有,又什么都没有,复杂到理不清。只是Levi看不到,也不知道,更看不懂——Erwin·Smith一直是那样难以捉摸,在Levi心中。“好啊。”太阳,还有不一会儿就要落山了吧。

丛林不是众人走过的那块,而是Hanji没有打理过的一片森林,却幽深地更像当年的战场,又是诡异地静谧,有些让人迷了方向。会不会有夜骐出没?Levi的思绪仍旧很乱。两人并排而行,肩臂上的衣料几乎摩擦,很近,近到只容一丝稀薄的空气,但又有无比强的斥力。Levi觉得自己忍受不了下一秒的沉默,像要窒息。

“把你的girlfriend一个人丢在那里没事吗?”Levi自己都讨厌此刻他尽是嘲讽轻薄的语调,却又难遏心中的烦躁。Erwin像是没有察觉,微微一笑,“没关系,她喜欢一个人呆着。”Levi强迫自己不去看Erwin嘴角的笑,觉得会伤了他的眼睛似的。Erwin无奈地轻眨了一下眼睛,他是何其聪明,怎么会不明白Levi的想法?但他不会害他。

Levi爱Erwin,谁说Erwin不爱Levi呢?可他们也只能是战友,自由地,放纵地,战争结束后就该再无瓜葛,在战时可以彼此托付,在战后便有各自的归宿,并不为什么,只是that just doesn’t make seems,就像森林深处中永远得不到光明。

“Hanji都结婚了。”Levi的话中揣藏着不明的意味,但Erwin知道他不应该这样,终于开口说,“Levi,其实我今天也想,”他停顿了半秒,似乎在思考者是否合适,“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最终还是说了出来。Levi猛地转过头,与Erwin对视。面前有什么吗?不,什么都没有。Erwin·Smith把自己藏得太好了。他又别过头,闷闷的说,“我可不保证我不会在婚礼现场掀桌子。”“你来就好。”Erwin也抬头看远方,放轻了声音。Levi突然觉得心中的烦躁再也无可遏制,恼怒起来,“凭什么?Erwin·Smith,战争结束了,你他妈别指望我像以前……”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Levi,冷静。”Erwin拉着Levi的手腕。前方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而暴躁的Levi出奇地没有注意到前方的危险。Levi心中有些后怕,一时竟不知道该做什么。Erwin一把将他拉了回来。“Levi,你必须来。”Erwin的语气恢复了从前的不容置疑。Levi望着他,就这么望着他。

“Yes, Sir.”Levi的声音也恢复了淡淡的调子,听了却像喝了一杯过淡的苦丁茶,苦涩藏在清水的寡味中,只尝得出,却追不到。Erwin几乎是笑了笑,放开了Levi的手腕。“回去吧。晚宴要开始了。”他说着,转过身。

“好。”就暂且再听你一次吧,Erwin。Levi想着。以后再也不会了。这样笃定着。

FIN


然后是我写的文评咯~


小谳我来写文评咯!♥

小谳真是让我不好意思,5000多字诶!想想《小精灵》的字数我就只有跪着掩面了…好吧好吧,正经的评论来了。

首先就是没有抢到沙发很伤心(但是算上楼中楼可以算坐你腿上不?o(≧v≦)o~~)【哎呀呀,说好的正经呢…】

然后其实谳没必要妄自菲薄啦~已然写得很好了嘛(这可是你的头两篇诶!想想我的TS你是想让我回家吧!我回家了就不能陪你了诶!【但是我确实想回家。】),你这算OOC,我那算不能看……(不过正文还是可以看的。)不过要是小谳只是对别人苛刻而不对自己苛刻就不可爱了!所以小谳还是继续苛刻下去比较好……(但是你再不对我苛刻一点儿我就没进取心了诶!)

还是比较喜欢第一篇的感觉。第一篇的关键词很不搭,居然还是被小谳写出来了。当然我们俩都存在KW部分弱化的问题,一定要一起改正!

第一篇中又比较喜欢前半和最后几段。Levi的形象刻画比较到位,但个人感觉Erwin稍显软弱无力,不过在中后部又好了一点。主要肯定是因为OD里面德克斯特太无能了吧,本来也不是很好代的诶!所以小谳真是厉害呢!爱玛在首幕的讥讽倒是与Levi合拍。更喜欢第一篇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第一篇的场景更适合代团兵,但Levi文末的描写稍偏女性化,谳你一定是受了爱玛的影响。

第二篇比较爱开头和对教堂、Hanji的描写。那个信封不带蝴蝶结不就是PM的奖励信的信封么?(不过更爱小谳写的那个信封啦~)婚礼地点的话在我想来就是被森林环抱的教堂,很有美感的样子,要是再有一个湖就好了!(Levi掉到水里的话很好玩的样子!哎呀唉呀我的脑洞……)对教堂的描写是维多利亚文风,一直非常喜欢呢!然后小谳的教堂原型是WP的教堂我没猜错吧?超级喜欢光的那种感觉呢!对Hanji的描写很到位,但是Mick…他的寡言度是10诶,所以让我很纠结谳你这算OOC的吧……不过谳可以Never Mind……

后面小谳确实改了很多啊,找你要了原稿读后感觉虽然字数少了些,但明显性格被扳回来了一截,尤其是Levi。OD原景里爱玛和Levi根本没有可比性啊,德克斯特和Erwin也是的。小谳这个场景确实写得很难吧。初稿的Levi过于少女心,现在好多了。很喜欢淡苦丁茶那个比喻,小谳最会写比喻了~

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不够尽善尽美,但不完美的我理应收到不完美的礼物,只要是小谳有心的,便无比感激。

文评差不多完了,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谢谢小谳~♥♥

(写的时候两次打泼奶茶我都要哭了TAT)

评论
热度(2)

© UnicornSilver2439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