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莉森,头像是假。

金橘红木(零)

文中子青全名文子青,大甩卖叫覃苍(是的清仓大甩卖),大哥实在没时间取名字了orz。

算是一个不长的第一弹。

但建议从(一)(二)(三)开始观看

大甩卖12月7日生日快乐啊!!!








这天子青也是正在做下班之前的最后一件事,把花店里的花搬进隔壁的咖啡店,按照店主画好的点一个一个排起来。今天也是新的图案呢。
不过店主今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来帮忙,而是在厨房里忙碌着。倒是还没怎么见过店主在打烊之后还在厨房里忙呢,因为店里的蛋糕一般都是现点现做,而且不是圣诞节的时候根本就不会存在机器人不够人手的时候,厨房里不太需要亲自打理。

子青摆好花,收好东西,准备去跟店主道别离开,到厨房却意外发现不仅日常守店的店主在给蛋糕做装饰,另一个日常难见的店主也蹲在一旁的椅子上守着烤箱,她一身只有黑白两色的棉质居家服,子青在心里怀疑了一下那是不是睡衣。

倒是她也先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子青。“欸子青是要走了嘛?”她一边拿起薯片一边说,“来吃点薯片再走吧!”子青笑着摇摇头说,“我就不用了。”
这时沉寂已久的烤箱叮地一响。那厢装点的店主似乎正在关键阶段,离不开手,“帮我把烤箱里的东西拿出来好吗,Lily?”这厢说好啊好啊!要从椅子上下来,子青摇摇头说,我来吧,带上连指的手套,打开了烤箱。

烤箱里是一个蛋糕,已经装点好的,大概是为了让表面一层变得脆脆的才进的烤箱。这个蛋糕看着形状颇为奇特,很像几百年前一部叫奥○曼的影片的主角的头部,子青差点笑出声,不过还是稳住了手里的蛋糕,把它放到流理台上。

另一边店主的工作也完工了,她伸展了伸展四肢和背部,喊了一声:“完工啦!”那厢也放下薯片跑过来围观,“哇!阿莉森做得好细致啊!”
子青一看,是一座镶满石榴的姜饼屋。子青不仅在心中赞叹了一下店主的耐心,“这些东西是做来干什么的呢?”子青问道,两样东西也是风格迥异,看着没什么关联,让人实在猜不到。
店主一一拍好照,笑着说,“那个是石榴屋嘛,给Drama King的!今天他生日喔。”“所以是石榴屋啊。”子青恍然大悟。店主很开心有人get到她的点,“不愧是子青!子青你可以带走屋顶喔!Lily要先拿个栅栏来尝一尝嘛?”那厢开心地伸出了手,“好哇!来子青你的屋顶!”子青也就笑着收下了。

“另外那个蛋糕是给也是今天过生的大甩卖做的。”店主又说。

子青又差点笑出声,他想起覃苍那副眉头紧蹙的表情,不知道他会对这个蛋糕怎么看。这时,咖啡店小小的后门打开了,拿着栅栏正要开吃的李莉突然大喊一声:“大甩卖!”那边脚步顿了一顿,又继续往前走向楼梯,“大甩卖你过来!”那边也大吼一声,“不要叫我大甩卖!”这才无奈地走过来,脚步跺得很重—故意的。等他走到这边,迎接他的是那个奇形怪状的蛋糕。
“大甩卖生日快乐!”两个店主异口同声地大喊。“不要叫我大--甩--卖--。”这边也是很坚持原则了,不过声音也没有那么癖戾了,“还有这是什么啊!你们把我当小孩子哄啊!”这边爱丽森也是绷着笑说:“像你这样打的男孩子,肯定都是还心存英雄梦想的嘛!我们懂的!来来来拿上拿上。”说完也是一阵大笑。大甩卖虽是一脸嫌弃,还是接了下来,“行行行,我就勉强收下吧…本来也不指望你们拿什么好的。”这个人也是口嫌体直,不指望的话,他怎么会不出去浪啊。

子青憋笑也有一阵了,这时候终于找到机会体面地离开,他也是笑着说,“那我就先回家啦。”这边爱丽森也向他挥挥手,“子青路上注意安全哦!”他笑着点了点头。路过大甩卖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于是他说,“生日快乐。”还是一样的笑。
大甩卖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他耸了耸肩,笑着走出去了。

 

大甩卖有没有英雄梦想呢?估计也是有的。

大甩卖小时候也跟所有患自闭症的孩子一样多动和暴躁。父亲和母亲都是死于一种发病很快的疾病,抢救的机会都没有。大甩卖不知道那是什么病,因为没有人告诉过他。他记事开始得晚,那时已经在专门给自闭孤儿捐建的福利院里了。这也是他认识他大哥的地方。

有人说他大哥心底善良,着实不像卖黑枪黑碟,做黑生意,混黑社会的人,不过大哥说,我们不杀人不越货地,也是只会做这个来找碗饭吃啊。大甩卖追随他的脚步也是意料之中。不过在大甩卖还小的时候,他也是自闭孤儿福利院的常驻志愿者。大甩卖也算是他带好的。大哥不仅能讲故事能扮鬼脸,还给大甩卖带简单组装的小玩具过来。讲故事扮鬼脸其他志愿者也会,可是只有大哥每次都会带一个玩具来给他玩,从前的玩具到哪里去了,他也不问。

一开始是他陪孩子们玩积木,好几个孩子一个组,他每搭完一圈积木,转回到大甩卖面前,那里的积木都是完完整整地散开了,他也不生气,又给大甩卖搭一遍,还搭得比给其他孩子搭得都慢,他再回来的时候,大甩卖已经在自己的废墟上开始重建设了。他笑了笑,给了大甩卖一颗糖。

后来大甩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福利院要给他庆生,看来语言理解能力也是有了令人欣慰的长足进步,大哥来房间里看望他的时候,他说,“床头有东西。”大哥是深谙自闭诊儿童的对话技巧,蹲下来问他说,什么东西?他说,“玩具。”
大哥看向床头,是他送给大甩卖的玩具,但是明显都被拆开过了,是大甩卖自己装的,有的地方长短看着很别扭,还有的没还有成功,是零件的状态,大概这时大甩卖的极限了。大甩卖突然又说,“生日。”大哥收起那堆东西,笑得很开心,“是‘生日快乐。’” 

然后大哥就教他装好了,为他的未来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 Drama King是王尔德。

评论(3)
热度(1)
 

© QuestWitch564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