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Day

One Day

小谳送我的两篇文之一,拿出来炫耀炫耀(第二篇还没打好啦)【其实是等不及了诶】

第一篇是写的关键词

KEY WORDS:黑白配 吸血鬼 小面包

ξ

“Erwin,你接下来要做什么?”Levi这样问。两个人躺在狭窄的单人床上,脚踝交错缠绕在一起。“接下来啊,”抬头忘顶的Erwin或许觉得Levi指的是毕业之后吧,“先去美国旅行,下一站或许是中国,或许是印度,谁知道呢?然后去德国,呆上几年——或许吧……”

“除了旅行计划你还能说什么呢秃子。你的脑浆不会比头发还少吧?我说的是未来,更远的未来。”Levi不耐烦地说。“多远呢?”Erwin慢悠悠地问,像是因为太困的缘故么?“比如……”Levi斟酌了一下词句,“你四十岁的时候?”“不知道。”Erwin的声音带了些烦躁,将头埋进枕头里,像是在躲避这个话题。

看到Erwin这个样子,Levi更有了兴趣。他挑衅似的拖长了调子说,“让我看看,也许我知道。十八年后的今天,你会开着一辆豪车,嗯,是一个阳光非常明媚的天。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女人,金发,大胸,她是你的第三任,不,是第四任妻子…”Erwin的声音传出来,有点闷,“够了,Levi。”Levi没有理会Erwin,自顾自地说下去,“你没有孩子,身材也还没发福,不过已经有了一点迹象。你会搂着她的肩,在阳光下的荒野上漫步…”“Levi…你就这么喜欢描述阳光、女人和我么?”Erwin不知是因为微愠还是别的,转过了头,脸正对着Levi的脸。

“对……”Levi没有说完,离得很近的Erwin就凑了上来,封住了他的唇,没有任何意思,只是不想让他再说下去。果不其然,Levi推开了他,“漱口去,满嘴的烟酒味。”Erwin终于笑了,“你不也一样?”他反问道。Levi被问得迟疑,“是么?”“你不介意我也不会的,我喜欢烟和酒。”Levi有些迟疑,迷迷糊糊地支起身,磕磕绊绊地下了床,偏偏倒倒地走向卫生间,“在这里等着,敢走就……”Erwin没有听到他的后半句,只是趁着他离开的当儿环顾这狭小的空间。

窗帘拉得紧紧的,房间收拾得很整齐,所有的东西都一尘不染。他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盒黑白配和一个小面包。他拿起黑白配的盒子,很轻,向盒里看,只有一盒所剩不多的烟草和一个避孕套。或许是怀着有希望发生点儿什么的心态,Erwin决定再留一下。

卫生间内的Levi心神难宁,眼前只有Erwin的脸。面对着一见钟情了四年的人,他无法可想。他不知道身为吸血鬼的他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类,还是一个男人。Levi想不出有什么词汇可以形容他,只有英俊,睿智这些19世纪的陈词滥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要这样与Erwin针锋相对,处处讥讽,他解不出。

“呵,二等学位。”Levi回到床边时,Erwin正在翻看他的毕业证书。“优等生去死吧。”Levi说道,重新躺到了床上。“睡吧。”他有了些困意,蜷缩成一团,闭上了双眼,浅浅地呼吸着。Erwin痴痴地看着他,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呢?在他眼中,Levi是那样的特立独行,从不与任何人为谋,最关键的是,他是吸血鬼,一个如此迥异的种族,身为人类的Erwin又怎么敢奢求他的哪怕是一点点的爱意?过去四年没有他,不也挺好的吗?

他看着Levi白皙的皮肤,纯黑的发丝,长长的睫毛轻掩血色的瞳,漂亮而纤细的蝴蝶骨因呼吸而浅浅地起伏。明日即是末路,两人不会再有交集,那会是一个艳阳天。他又想起了Levi的话,其实他对真正的未来,也再没有更具体的遐想,也许真的会像Levi说的那样吧。他撩起Levi的发丝,Levi却摇了摇头。

“快睡。”Levi所得似乎有些不耐烦。Erwin顺势躺了下来。两人沉默了许久,Levi突然开口说,“再会。”再也不会了吧,Erwin这样想,还是答道:

“再会,Levi。”

我就等着两篇出来一起给小谳写评好了~

评论(2)
热度(1)

© UnicornSilver24393 | Powered by LOFTER